kksebo 

淫荡的女主管

时间:2020-04-20

包厢里,我陪着老婆茹雅,和她的一群朋友,玩着真心
    话大冒险的游戏。
    「茹雅,到你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江小天说。
    她是老婆的友,为人非常外向爱玩。
    像这样的场,只要有她在,气氛就一定会炒热。
    「嗯……真心话吧!」茹雅答。
    「那,我问你啊……你老公是怎么追到你的?」
    她这一问,老婆看看我,羞红了脸。
    「一看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故事!快说啦!」江小天催她。
    「嗯……其实他之前追我很久了,但我一直没有接受他……到这里没什么特
    殊的啦……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学校排练一出话剧。话剧的最后一场戏,是我站
    在台上独白,天上飘下道具雪花,谢幕,结束。总之到了那一天,演出很顺利,
    直到最后一场……我说完独白,等着天上飘雪花,心想着,我终于做到了……可
    以没想到,飘下来的,竟然是漫天的玫瑰……」
    「哇~~~」
    大家都发出哄闹的声音。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他为了向我表白,偷偷把所有的道具雪花都换成了
    玫瑰……总之,整场戏的效果都破坏了,本来是一个悲剧结尾,观众根本不理解
    为什么会飘玫瑰,导演和老师都气炸了……但是从那以后,我就和他……」
    「这么浪漫啊!」江小天激动地说。
    「嗯……别看他平常特别老实,可是这种讨人喜欢的鬼点子多得很呢……」
    说到这里,老婆充满柔情地看着我,娇柔地倒在我怀里,而我也紧紧搂住她
    的肩膀,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鬼点子?好吧,那下次就问你,他在床上有什么鬼点子……」一个男性朋
    友故意用猥琐的声音说。
    「讨厌啦!」
    老婆拾起零食盘里的一粒瓜子,砸在那人脑门上。
    每当老婆在众人面前显露出对我的爱意和依赖,我都十分受用。
    在场的男性朋友中,追求过她的不止一个。
    别看他们现在满脸笑容,好像已经放下一切,可以安安心心做朋友的样子,
    当他们一想到多年的心上人竟然不知什么时候落在了我这个「外人」手里,肯定
    都恨我恨得不行吧。
    大家玩乐了一会儿后,因为喝了太多啤酒,我去小解。
    尿完之后,我走出洗手间,正好遇到江小天从女洗手间里走出来。
    「王梓,你没醉吧?脸这么ang红。」她笑着对我说。
    「没有没有,我这人喝酒藏不住,容易脸红,但不容易醉。」
    我一边答她,一边洗手。
    「听完茹雅的故事,我好羡慕啊!真希望也有男人这么用心地追我。」
    「你这么漂亮,当然会有的。」
    我这句话不是瞎说。
    江小天的长相和妆容都很像韩国偶像女星,那种假扮成楚楚可怜的风骚和性
    感,在她的眼睛和丰润嘴唇上表露无遗。
    她的上装是一件特别小的衬衫,上面的扣子没扣,下面打了个结,有意识地
    露出丰满的乳沟和平滑的小腹。
    从乳沟上方的多彩蝴蝶翅膀纹身,和那闪闪发亮的脐环,就可以看出她是一
    个开放,爱玩的女生。
    「真的吗?我觉得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不太好找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洗手池旁边的台子上,看着我的眼睛,手指抚弄又
    长又卷的头发。
    她还刻意把双手朝中间靠拢,让那乳沟显得更为显眼,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
    出神秘而诱人的肉体光泽。
    显然,她在诱惑我。
    「我倒是觉得,像茹雅这么好的女人,更不好找。这辈子,我就吃定她啦。
    」
    老婆熟悉的女人,我无论如何也是不能染指的。
    所以,我必须给出这么一个明白无误的答。
    「哦?看来你……胃口不大嘛。这世界上,多少男人吃老婆不够,还得吃窝
    边草呢。」
    江小天一边说,一边挪动屁股,朝我更靠近了些。
    现在她充满香气的脸,离我的脸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
    我心里想着,我操,这女人到底是太傻,没弄懂我的意思,还是太风骚,非
    要试试看能不能吸引我亮出屌来?「还是算了。吃得饱,不如吃得好。再说,别
    看我老婆这样子,我要是做了错事,她发起火来,阎王爷都受不了。」
    我一边说,一边离开了洗手池,没有再头看她。
    我这答,听起来有点软弱,但这没关系。
    她把我当成怕老婆的人,看不上我了,那更好。
    为了保持在老婆面前形象,受点小误解,算不上什么。
    再说了,我真要按着自己的性子,一口吃下去,怕这小骚娘们也受不了。
    这天夜里,倒也没再发生什么麻烦的事。
    第二天,我和邵强穿上西装,打扮得人模人样的,来到一家新兴数码科技公
    司的办公大楼里。
    「我姓赵,是煌泰金融的业务员,找你们手机部们的马管。」
    我对前台小姐说。
    「赵先生是吗?我帮您问问。」
    前台小姐说着,拿起电话。
    在这个过程中,邵强一直盯着她看。
    后来在电梯里,我对邵强说:「你干嘛啊?把人家小姑娘盯得脸都红了。」
    「她好像我高中时候的初恋啊。」
    「你初恋能有这么漂亮?」
    「那可不。真的,我再没操过比她更嫩的姑娘。那时候咱们在后山上,我逼
    着她吞精,又在她家里,偷她爸妈的避孕套操她,爽死了。哎,青春一去不复返
    啊。」
    「后来呢?怎么分手的?」
    「妈的,后来咱俩还在同一所大学,突然有一天校外有个开宝马的来接她,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没想到你也有这么痛苦的忆。」
    「哎,其实也是我有错在先,悔不该对她的室友下手啊。」
    「我操,我收刚才的话,你这个禽兽。」
    我们俩聊着聊着,走出电梯,进入了马管的办公室。
    马管叫马燕,三十四岁,剑桥大学毕业,和同是高材生的老公一起国工
    作。
    这些我们都从资料上看到了,明白她不是个普通人。
    不过在见到真人的时候,还是眼睛一亮。
    她坐在豪华办公桌前,啜饮咖啡。
    那一头乌云似的,充满成熟风情的大波浪卷,戴着颇有知性韵味的黑边框眼
    镜,身着十分得体的灰色职业女性套装。
    而与之搭配的短裙,肉色丝袜和镶水晶黑色高跟鞋,又抹去了套装可能带来
    的古感觉,增添了时尚的高贵的性感。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她美艳的脸蛋和高挑的身材,这打扮也不会如此亮眼。
    「你们两位是……煌泰金融的?请坐,请坐。」
    她放下咖啡杯,站了起来,露出迷人的微笑,指着办公桌另一头的两张皮质
    椅子。
    我和邵强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邵强屁股一放下去,突然发出一声「啊」的怪叫。
    「你干嘛?」我说。
    「这椅子也太舒服了吧!咱们得去让老帮我们办公室也配几把。马管
    ,这椅子多少钱啊?」
    「我记得是……5多吧……」马燕说。
    「这么贵!?那别指望老给咱们配了,还是咱们买了孝敬老吧。」邵强说
    。
    「别说了,丢人不。」我斜着眼看邵强。
    「两位……请问有何贵干?」马燕充满疑惑地问。
    显然,我们的对话让她不知所措。
    「马管,您做的是高科技的生意,这一行,我不太懂。」邵强打断了她。「但
    咱们煌泰金融,做的是传统生意。我们做生意,就喜欢一件事,干脆。我们老觉得
    ,您做生意,不够干脆啊。」
    「如果是资金的事,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做准备……」马燕说。她开始慌张起来。
    「还得多久?」邵强说。
    「最多一个月……」
    「还要一个月?已经拖了快两个月了,这不得拖到秋后了啊?」
    「两位,先喝点咖啡,巴西进口的咖啡豆,我这就泡,我们好好谈……」
    「马管,你想聊天可以,我特喜欢聊天,愿意陪你。不过我这位兄呢,
    他喜欢的是另外两件事。」邵强拍了拍我的肩膀。「一是揍人,二是操逼。」
    马燕立刻把手伸向桌上的内部电话。
    我狠狠往前一踢,办公桌剧烈晃动,撞到马燕的腰,使她的手没能碰到听筒
    。
    趁她没反应过来,我冲上前去,右手抓住她的头发,左手扭住她的手腕,把
    她的上半身往桌面上一按。
    她被我死死压住,嘴巴贴在桌面的那一大堆文件上,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
    呜呜的声音。
    而邵强则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口球,塞进她嘴里,扣上皮带。
    不能说话的马燕疯狂挣扎起来。
    我把她的短裙掀上去,拔出匕首,让冰冷的刀刃压在她被肉色丝袜包裹着的
    屁股缝上。
    她的身体立刻僵住了。
    「不要想逃跑,真的,」我对她说,「不值得。」
    「我也觉得不值得。马管,就算是你这值钱的翘屁股,要真是削下一块肉
    来,也抵不了那两五十万。削得只剩下骨头也不够啊。」邵强说。
    「你说让马管去卖逼卖屁股还钱,怎么样?」我一边说,一边感觉到手下
    女人的扭动。
    「哪怕是这等货色,也得好几年吧?让马管和他心爱的老公和女儿分开那
    么长时间,也太残忍了。」邵强说。
    「呜……呜呜……」因为恐惧和气愤,马燕的身体不停颤抖。
    「马管,我们知道你是要抛头露面的人,所以你放心,我们不会对你们做
    什么过分的事。老实点儿。」
    邵强说完,打开他带来的手提箱,从里面拿出我们的工具。
    我们麻利地把马燕绑在了椅子上,双腿展开,两边脚踝分别和手腕绑在一起
    ,整个人成为m型。
    马燕已经满脸是泪,泪水和口水混着,从口球洞孔里流下来。
    我解开她的上衣,平平整整地叠在旁边,再划开她的白衬衫,让她罩在黑色
    奶罩里的,大概c杯的奶子挂出来。
    我用刀刃轻触她的乳沟,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恐惧的眼神,然后再划断奶罩的
    带子。
    那一对木瓜型的白奶子完整暴露出来,乳晕又大又黑。
    接下来,我又割开了她的丝袜和内裤,暴露出她的阴户。
    她阴毛非常多,阴唇很厚,湿答答的。
    嘴里塞着口球,无法反抗也无法喊叫的马燕,只能抽噎着,仿佛想要就这样
    闭着眼睛,等着一切尽快过去。
    当然,我们不会让她这么好过的。
    「老邵」,我说,「你还记得吧?马管刚才想请我们喝咖啡。巴西进口的
    咖啡豆呢。」
    「哎,你说得对。」
    老邵打开磨咖啡机的盖子,倒出一把咖啡豆,蹲下来,一粒一粒地往马燕骚
    逼里塞。
    马燕再次挣扎起来,我使劲抽了她几个耳光,才让她消停。
    「夹紧,」我说,「掉出一粒,多打一下。」
    「你温柔点啊,人家要抛头露面的,别老打脸。」老邵说。
    他往马燕的逼里塞了几十粒咖啡豆,然后拿出强力胶带,把穴口层层封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咖啡豆对小穴带来奇怪的刺激,马燕瞪大了眼睛。
    「咱们要聊天对吧,所以我现在要帮你把口球取下来。」我说。
    「别喊啊,除非你想别人看见你这副样子。」
    她无力地点点头。
    我把变得十分黏糊的口球取了出来。她立刻干呕了几下,那张几分钟前还高贵冷艳的脸,已经完全失去了做为成功女人的自信。
    「好,咱们聊会儿天吧。」我说。
    「是啊,和这个聊。」
    老邵拉开裤子拉链,把肉棒掏了出来,凑近马燕的脸。
    「不要,不要……我……我会还钱的……求求你们……」
    已经消耗了很多精力的马燕,气若游丝地说。
    邵强捏住马燕的鼻子,强迫她张开嘴,然后把肉棒塞了进去。
    妈的,这变态,我一看就知道他又是几天都没有洗鸡巴,又黑又臭。
    马燕几乎被熏得翻了白眼,而邵强更加用力地挺起下身,要把肉棒深深捅进
    她的喉咙。
    她的鸡巴也够粗大的,过了一会儿,我看见马燕的喉咙处,凸起了圆柱体的
    形状,看来是插得很深了。
    「我的鸡巴说你的喉咙夹得很爽,」邵强说,「它要和你好好聊聊。」
    邵强开始用力抽插起来。
    马燕不停艰难地发出呜呜的声音,小嘴几乎无法包裹住邵强的肉棒,来几
    次以后已经把唇膏都擦在了邵强的鸡巴上。
    她的双手双脚都无法动弹,一直颤抖着,手指一张一,仿佛是要抓住看不
    见的救命稻草一般。
    「你这个做大生意的女人,这张嘴吃过多少鸡巴?啊?卖什么手机,卖逼就
    好啦?」邵强一边操着喉咙,一边侮辱着她。
    过了一会儿,他把肉棒拔出来,龟头沾染着从马燕喉咙深处带出来的黏液,
    对我说:「你也来和她聊聊。」
    我当然毫不留情地拔出自己的鸡巴,插了进去。
    从龟头到粗壮的柱体,刺溜一下滑进她的口腔,喉咙,就像逐渐探入一个不
    断朝下延伸的,越来越窄的肉洞。
    我的鸡巴比邵强的更长,马燕快不能完全吞下去了,我能感觉到她喉咙伸出
    像喝水一样,软嫩的内部组织蠕动着,徒劳地想要反制鸡巴这根异物。
    我更用力地压下去,马燕身子都往下倾斜了,脖颈被我的直鸡巴强迫插成直
    直的,一对沉重的卵蛋顶着她的嘴唇下部,好端端一个成熟风情职场大美女被弄
    成了个鸡巴套子。
    她翻着白眼,泪水很快滴在我的鸡巴根上。
    「妈的,好爽。」
    我说着,忍不住了,把她身子往下一压,背部和地面成四十五度,然后我一
    翻身,左右脚分别跨在她的头部左右侧,手抓住她的大卷发,狠狠地抽插起来。
    每次我需要往前直冲,再稍微提起腹部,让鸡巴变成更垂直的角度,才能插
    到底,完完整整地感觉到她的口腔,舌头和喉咙。
    她的嘴和我肉棒的交处一直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滚烫的喉头把我的龟头
    伺候得爽极了。
    我不准备现在就射精,毕竟还有得玩的,就把鸡巴拔了出來。
    她发出「啊」的一声,唾液混着肉棒的骚气从嘴里喷出来,还连带着一
    点嘶哑的声音。
    「饶……饶了……我……」她吃力地说着。
    「什么?要了你?」邵强说。
    「她是说饶了我。」
    「难道你把人家喉咙给操坏了?话都不会说了,真是。咱们还得继续聊呢。
    」
    「不……不要……我……我会还钱的……两位大爷……行行好……」
    邵强拿来一个杯子,蹲在她的大腿旁边。
    「你们……要……还要做什么……」
    我从桌面上拿起一团纸,使劲塞到她嘴里。
    而邵强,把杯口对着她用胶带封起来的逼,然后猛地一扯,私下胶带,发出
    剧烈的「刺啦」 一声。
    马燕的眼睛立刻死睁得铜铃一般大,鼻子里喷出鼻涕来,手指剧烈地抖动,
    如果不是我预先塞住她的嘴,肯定嘶喊得全公司的人都听见了。
    邵强继续,两张,三张胶带都扯下来。
    马燕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因为剧痛而颤抖。
    「我靠,扯了好多阴毛下来。」
    邵强看看胶带,又看看马燕的逼。
    「好红啊,不会流血吧。」
    因为先前被封得很死,马燕的阴唇又比较长,所以刚刚揭开胶带的时候,她
    的两片阴唇还是紧紧缩着,遮挡住穴口。
    邵强在阴唇上方戳了几下,那两片肉唇就缓缓恢复弹性,张开,埋在小穴里
    的咖啡豆可以一粒一粒地滑落出来,掉落进邵强准备好的杯子里。
    「用点儿劲,你又不是没生过孩子。」邵强说。
    染满马燕体液的咖啡豆,落进杯子里,失去了明亮的黑色光泽,更像泡在糖
    水里的蜜豆。
    邵强站起来,把它们倒进现磨咖啡机。
    「就养这么一点儿时间,够吗?」我说。
    「将就点儿,咱们又不能在这里耗一天不是。」
    「也对。」
    我走到马燕的后面,解开了绑住她手脚的绳子,把她往桌面上一押,奶子都
    被压平了。
    然后又把她的双手按在后面,使劲拍打了一下她的屁股,欣赏那白肉的抖动
    ,然后握住肉棒,对准刚刚养过咖啡豆的骚穴,插了进去。
    「唔唔!!」
    嘴里依然塞着纸团的马燕,发出低吟。
    我把纸团取出来,她咳嗽了几声,但已经没了惨叫的力气和意愿。
    我开始抽插起来,让大鸡吧一次又一次地碾压过她的长阴唇,深入内部,让
    那些软肉紧紧包裹我的肉棒。
    我的肉棒一直顶到子宫口,感受到她因为酸麻和肉体颤抖,蜜穴里收得更紧
    。
    拔出来的时候,我发觉自己包皮上带着些微灰色的黏液,看来是部分咖啡豆
    的表皮,因为她穴内的高温而溶解了。
    「操,怎么这么烫?」我说。
    「因为被咖啡豆焐过了吧?」强嘲弄地笑着。
    「不要……唔唔……唔嗯嗯嗯嗯……咿呀……」
    随着我粗壮肉棒的操弄,马燕从一开始的求饶,逐渐变成无力的呻吟,而这
    呻吟又逐渐变得有规律,有节奏,仿佛开始迎我的奸淫。
    「贱货,开始觉得爽了?」邵强说。
    「呼,呼,操啊,」我一边抽插呻吟着,一边抽打她的屁股,「这个逼还可以
    啊。够紧,骚味重。」
    「妈的,也让一个洞给我。」邵强撸着自己再次变硬的鸡巴。
    「操嘴?」
    「给我后面那个。」
    我抱着马燕,背部朝下躺在旁边的大沙发上。
    邵强跨上来,贴着马燕的背,我们像三明治一样把她夹着,马燕软香的奶子
    紧紧贴着我的胸口。
    我从下面看不见邵强在干什么,但是通过他的动作,和马燕的模样,我知道
    他慢慢地把肉棒送进了马燕的菊眼里。
    「啊……!痛,痛……」
    马燕的脸对着我,眼睛紧闭,忍受着菊穴受到的侵犯。
    而我也感觉到她的小穴变得更紧了,因为邵强的肉棒插进肛门,压缩了小穴
    的空间。
    我们两个开始同时抽插起来,一开始有些艰难,但越来越快。
    「嗯嗯……唔唔嗯嗯……啊……嗷呀……」
    马燕的身体无力地接受我们的摆布,嘴里发出越来越有变化的呻吟。
    「怎么越叫越有花样了?看来要么是有卖逼的潜质,要么是天生骚货。」邵
    强说。
    我一边操着马燕的骚穴,一边把她的奶头含在嘴里玩弄,而邵强则舔弄着她
    的耳垂。
    马燕已经浑身酥软,脸色潮红了,腰肢也开始迎着我们扭动起来。
    两条大肉棒狠狠操弄着这个女人的两个肉洞,房间里荡着此起彼伏的啪啪
    啪声,淫亵的味道像旋的波浪一样冲刷着整个房间,简直要顺着门缝溢出到外
    面去。
    「你这个骚逼,肯定不是第一次玩双龙是不是?」我说。
    「没……没有……」她无力而含混地说。
    这时,马燕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
    邵强暂时把肉棒拔出,把手机拿过来,再重新插入。
    他把手机放到马燕的脸旁。
    「接。」他说,继续着抽插的动作。
    马燕犹豫着,我打了她一个耳光,她老老实实把手机对准耳朵,尽量贴紧,
    仿佛要尽量避免手机那边的人听见这边的声音。
    「嗯……老公……怎么了……啊,我?我没什么……啊嗯……!」
    她和老公打电话,让我们俩更兴奋了,开始更猛烈地抽插,大沙发也开始摇
    晃起来。
    「没什么……我,我……刚才在打盹,现在不清醒……好,好,叫小雅来听
    电话……小雅啊?妈妈……晚上……嗯嗯,乖乖地哟,等妈妈去……给你庆祝
    生日……嗯……蛋糕……呜啊嗯……!」
    她不得不暂时停一会儿,用手捂住嘴巴避免发出呻吟,然后再继续说。
    「没,妈妈没事……没有生病……嗯嗯……小雅……妈妈也爱你哟……呜呜
    ……拜拜……」
    她放下电话,因为极致的屈辱,泪水止不住地留下来,嘤嘤的哭声混杂着愉
    悦的呻吟,让我更加兴奋。
    「你现在后悔吗?啊?」
    邵强揪住她的头发,对着她的耳边说。
    「安安稳稳过你的小日子不好吗?非要挪用公司公款,还借钱来填……把自
    己弄成这样,爽不爽?」
    「呜呜……我……我错了……我再也不……两位大爷……放过我……不行了
    ,啊啊,要被操坏了……」
    「骚逼,你本来就是一个坏掉的女人,让你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
    「是,我是骚逼,两位大爷……操我,随你们高兴,只要,只要放过我老公
    ,我女儿……她今天八岁生日……呜呜嗯嗯……小雅,妈妈对不起你……啊啊…
    …!」
    邵强「哼」了一声,身子猛地往前一挺,把精液射进了马燕的菊眼里。
    我抓紧马燕的屁股,加快操了十几下,感觉到热流从卵蛋往上,以剧烈的气
    势冲过柱体,从龟头喷出,泄洪似地把白浆灌入马燕的骚穴,几乎把我自己的肉
    棒都淹没在了精液里。
    我们俩一拔出来,马燕整个人瘫在了沙发上,手脚都无力地垂着。
    爽完以后,我们俩开始收拾东西。
    「哎,差点忘了一点事。」邵强说。
    他去接了一杯,用马燕骚逼养的咖啡豆,磨制冲泡的咖啡,啜饮了一口。
    「好喝吗?」我说。
    「还行,」他咂咂嘴。「还行。」
    「让她自己也尝一下。」
    我去倒了一杯,把已经失去正常神智的马燕的头部托起,撬开她的嘴吧,把
    咖啡灌进去。
    我一松开手,她的脑袋就无力地垂下来,咖啡从嘴边源源不断地溢出,就像
    精液正在从她的肛门和骚穴流出一样。
    邵强拿出拍立得,把眼前这一幕拍成照片。
    「给你做纪念。」他说着,把照片塞进马燕的穴里。几乎每干完一单,我们都
    会这么做。
    「两个星期内不还钱,我们会再来……」
    我说着,突然注意到了旁边的柜子里,陈列着一款设计新颖,线条优美,散
    发出明亮金属光泽的手机。
    ……………………
    「老公,这是什么手机啊?怎么没见过这个牌子?」
    在卧室里,老婆对我说。
    「市场上还没有呢,这是样品机,作伙伴送给我们的。我用不上,给你吧
    。」我说。
    「真的吗?太好了!!」
    老婆抱着我,使劲亲了我一下,然后开始把玩起新手机来。
    可是过了没几分钟,用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的她,突然皱起眉来。
    「怎么了?」我不安地说。
    「这是什么东西!?你自己看!」老婆伸出手,把手机屏幕对着我。
    那竟然是一张双腿叉开的,穿着肉色丝袜的色情照。
    我操,这里面竟然有马燕的自拍!和我真的没关系!看来她本来就挺骚的…
    …可是这一下害苦我了,我该怎么跟老婆解释呢!
    「我,我不知道啊,这手机是他们送的,我,我自己都还没用过……」
    「我不想听!!」
    最后这天晚上,我睡了沙发。
    唉,要做一个好老公,真是太难了。